慕雅公主出走,他与她在南郊度过两夜

从御书房前第一眼开始,他就觉得此女是他寻觅良久的姝色女子,她长着一双迥异于常人的红眸,冶艳与清纯集于一张俏丽的脸上;她胆敢直视自己,说明她有胆色;她是六尚局女官,说明她不蠢不笨;她得到陛下的传召,说明陛下已注意到她;她神色沉静,说明她懂分寸知进退。

总之,他看中了她,决心将她调教成无所不能的绝色细作。

后来的几次接触,以及发生的事,让他看清楚了,即使身陷险境,她惊慌中有从容,她惧怕中尚存智慧,她的表现让他满意。

慢慢的,她的聪慧机智,她的艳媚之色,她的一颦一笑,总会无端出现在他的脑中,而且越来越频繁。那次,她误闯兰雪堂,他本可以让平叔送她离开,可他想与她单独相处,他想戏弄她。

此后,他越来越喜欢戏弄她,看着她羞窘的模样,他心境愉悦。

慕雅公主出走,他与她在南郊度过两夜,她为自己吸毒,救自己一命,他铭记在心——因为,他的命,从不需要别人救,更何况是一个娇弱的女子。而她,就在他性命垂危的时候,不顾安危地为他吸毒,他怎能不震动?

这个柔弱的女子,让他刮目相看,也让他牵肠挂肚。

当陛下对她上心,当凤王执意娶她为王妃,他开始担心,担心她会背叛自己,投向陛下或者凤王的怀抱。因此,他一次又一次地警告她,要她记住:她是他的女人!

从一颗棋子变成他的女人,他觉得理所当然。

楚敬欢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很想、很想要一个女人,很想、很想宠一个女人,然而,他只当这种感觉是一个男人对一个颇有姿色的女人正常的反应。

萧婠婠哑声低问:“王爷……喜欢……奴婢么?”

他一愣,看着她迷离而期待的红眸,“喜欢。”

她不知他的回答是真是假,又道:“王爷不是敷衍奴婢的吧。”

楚敬欢微笑,“本王犯不着敷衍你。”

过了半晌,他略抬起头,看着她,笑意点眸。

她娇羞地侧眸,“王爷笑什么?”

他不语,浅浅啄着她的唇角,往上至鼻尖、眉心,最后吻着她的眸心与长睫,流连忘返。

“王爷,奴婢该回宫了。”她突然道。

“大胆!”楚敬欢脸上的笑意陡然消失,眸色微厉。

“王爷可查到那些青衣人是何来历?”她淡淡地问。

“有点眉目,那些青衣人应该与杨氏有关,很有可能是杨政命人绑你的。”

“这么说,皇后已经发现慈宁宫有古怪?或者已经知道陛下与嘉元皇后之间……”

“皇后从你身上打探消息,说明皇后还不知慈宁宫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只是怀疑而已。”

萧婠婠蹙眉道:“皇后还会继续查吗?”

楚敬欢颔首,她又问:“陛下不允许嘉元皇后有任何意外,王爷觉得陛下会查那些青衣人么?”

他双眸半眯,“当然会。往后,你在宫中要更加小心,若你出宫,本王会派人暗中保护你。”

她心想,燕王已查到青衣人的底细,陛下能查到吗?

皇贵妃的胎儿平稳长大,这日,萧婠婠与罗尚食来到永寿宫,呈上新制的宫装和膳食。

林舒雅大腹便便,相较以往,脸蛋丰满了些,却不掩半分美艳。

二人正要告退,殿外传来宣禀的声音:“皇后娘娘驾到——”

林舒雅率领众宫人来到殿门前迎接凤驾,花柔扶着她,她只是略略屈身,聊表意思。

杨晚岚着燕居冠服而来,头戴六龙三凤冠,内穿红色圆领鞠衣,外穿黄色对襟大衫,披着深青霞帔,明眸皓齿,端的明艳庄雅。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98资源窝 » 慕雅公主出走,他与她在南郊度过两夜

赞 (1)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