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的喜悦与无穷的痛楚交织成此刻的矛盾心情

爱火燃起一年了,多少个日夜,她想念他的体味、他的胸怀、他的拥抱。舒骺豞匫此时此刻,她被他的强悍拥抱着,被他的爱包围着,身、心紧紧相依,没有微末的距离,她的心与他的心相依相偎,一起飞翔,一起飞舞,一起感受那缠绵悱恻的爱。

她什么都不想,全身心地感受他,感受他们之间浓烈的爱潮。

他亦静静地感受她回到怀中的震撼与缠绵,再也没有比这一刻更令他爱如潮水的了,无尽的喜悦与无穷的痛楚交织成此刻的矛盾心情。

那种痛楚,是自责,是内疚,是惭愧。

他竟然让她在魏宫足足待了一年,竟然没有救她回来,反而是她自己回来謇。

这一年,她在魏宫过得怎样,他全然不知,也不想知道,因为,在他心中,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救她回来。

因此,他让莫七一次次地派人潜入洛阳魏宫,一次次地营救她,可惜,派去洛阳的那些人,总是有去无回。

他知道,拓跋泓在她的寝殿布了机关和绝顶高手,莫七招募的武艺不俗的能人异士才会一次次的失败。然而,他不气馁,无论如何,他一定要救出妩儿巯。

没想到的是,拓跋泓竟然放手,竟然放她回来。

这当中的内情,楚明锋亦不想知道。只要她回来了,永远在自己身边,他什么都不问,什么都不想知道。

他松开她,取了棉巾为她擦身。

她依然完美无瑕,纤瘦玲珑,肤如凝脂,莹光胜雪,令他情潮激涌。

叶妩没有拒绝他的“服侍”,目光流连在他的身上。

他的前胸后背布满了伤痕,虽然已淡化许多,却仍然触目得紧。

她情不自禁地轻抚他身上的伤疤,“还疼吗?”

“不疼。”楚明锋沉沉道。

“换我服侍陛下。”

她取过他手中的棉巾,轻柔地擦他的身,纤纤素手灌注了温柔与情意。

忽然,她从身后搂住他,唇轻轻吻触那结痂的伤痕。

他心魂一震,四肢僵硬。

想起他在洛阳所受的苦,才换来他今日的重掌江山,叶妩忍不住落泪。

楚明锋转身,捧起她的脸,吻她泪湿了的脸,将她咸涩的泪水悉数吞入腹中。

如此缠缠绵绵,如此浓情蜜爱,谁能不震动?

她抱紧他,吻他的唇,激烈地咬、吸……他亦疯狂地吻她,将她抵在池壁,任凭汹涌的情潮淹没他们……

水花微溅,波光潋滟,池中二人深情相拥,沉醉于炽热的情爱里。

忽的,他慢慢抽离,放开她。

叶妩怔忪须臾,缓缓问:“陛下为什么不问……这一年我在魏宫是怎么过的?”

他保持沉默,脸孔平静,令人捉摸不透。

“陛下是不是以为我委身拓跋泓?”

他不敢看她,目光落在别处,竟然心虚了。

心虚的人应该是她,而不是他,可是,他竟然心虚了,好像做错事的人是他。

“陛下为什么不问?”见他面色冷冷,她的心一分分地冷了。

“你刚回来,必定饿了,我去吩咐宫人备膳。”说罢,楚明锋欲走。

“陛下。”叶妩拉他的手,将那句在心头翻滚许久的话说出来,“陛下嫌弃我?”

他侧对着她,她看着他刀削斧砍的冷硬侧颜,一时之间,心中悲酸,堵得慌。

他缓缓转过身,双掌捧着她的小脸,眼中浮动着彻骨的痛,“我怎会嫌弃你?”

她凝视他,双眸盈盈,泪光闪闪。

楚明锋语声沉魅,“无论拓跋泓如何待你,无论你与他如何了断,我都不想知道。只要你回到我身边,从此你我厮守一生,旁的,我不想知道。”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98资源窝 » 无尽的喜悦与无穷的痛楚交织成此刻的矛盾心情

赞 (1)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