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西部山区支援教育的那五年

爬上了这座大山,终于看到前方不远处已经开始在夕阳之中冒起炊烟的小山村,我丢下身上抗着的重重的行李,抱着身边的人,大声地欢呼起来。

我是xx大学教育专业的应届毕业生。在现在这个连扫厕所都需要大学文凭的年代,我这个三流大学的毕业生在就业市场上也实在没有什么优势可言。正为工作的事情烦恼呢。国家出台了一个新的政策:只要到西部山区支援教育五年,可以优先在城市里面安排工作。对于我们这些没有背景,没有后台,甚至连学习成绩也不咋样的所谓大学毕业生来说,或许这是一个最好的选择吧。

整个班里,平时混在一起,看起来都不咋地的哥们,开始显山露水,一个个在亲戚和朋友的介绍安排下,纷纷走上了自己愿意或者不愿意,但是待遇都相对较好的工作岗位,最后参与报名,并且确定支教的同学,加上我,只有两个人。

另一个,叫陈莉。很老土的名字,跟她的人一样。虽然也有着两个大大的眼睛,可惜总是躲在两个玻璃片后面。同样有着长长的头发,可是,除了马尾,有时候居然会编两条羊角辫?虽然咱们学校不咋样,可也毕竟是在一省之首府师范院校。年轻漂亮,摇曳多姿的漂亮妹妹多海了去了。虽然隐约觉得陈莉身材不错,可是土气的穿着打扮,沉闷的书呆子气息的脸孔使她的追求者少得可怜。

因为大致相同的家庭条件,同是拿着学校最高扶贫奖学金的原因,使我俩成为了朋友。

学生时代里,长得相对比较英俊帅气的我,并没有意识到所谓的家庭条件会给生活带来如何影响。可是当我对班花发起追求,最后在班花带着那仿佛是可怜、又似是厌恶的眼神用直接的话语拒绝的打击下,我所谓的自尊心变得粉碎。

邀请她一起喝酒,不停地咒骂着社会的不公平,两人最后烂醉如泥,互相拥抱着睡了一夜,虽然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但是情况也变得有些暧昧。双方在以后的岁月里都没有主动寻找或接受其他人的爱情,但俩人总是兄弟、姐妹相称,也并没有确定男女朋友关系,或许心中依然对美好留存着一些渴望吧。

支教的时候,在我脱下她的衣服和伪装,才体验到,她其实还真不是一个老土的女人。为此,我不得不感叹:女人的美丽,一般是包装出来的,另外的一半,是男人色情的眼光发掘出来的。也为此庆幸,上天真还是没有亏待于我,没有让我错过如此的一个尤物。

陈莉就是这个小山村的人。相对于我后来的自暴自弃,她在校的成绩始终非常地好,对于她能够在大城市安顿下来这点谁也不怀疑。

据她自己说,她从小父母双亡,能够来到大学里面念书,靠的就是她那淳朴的乡亲们的支持,现在她念完书了,有出息了,更应该回去报答她的父老们。于是在她的强烈要求之下,各相关部门达成了她的要求,让她回到了自己所在的小山村支教。而我,恰巧也分配到了他们村,于是她就成了我这次支教的搭档。有时候,必须得感叹,缘分这东西,还真神奇。

到达小山村的陈莉并没有象我一样兴奋。毕竟是她生活了十多二十年的地方了,对她来说,从象牙塔里踏出,再次回到这里面,更多地应该是深深地无奈吧。

她轻轻地,不着痕迹地推开我,脸蛋有些发红,背过去深呼吸了一口,回过头来提醒我马上要黑了,还是赶紧地到村里安顿下来再说。虽然我俩偶尔也有些亲密的举动,但是尺度也仅仅局限于非常好的朋友那样。我嘿嘿一笑,重新抗上行李,来到村里。在村民热情的招待下,喝得烂醉,本来村长要安排我去他家休息,但不晓得陈莉跟大伙说了些什么之后,我就被安排在陈莉的家里安顿下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98资源窝 » 在西部山区支援教育的那五年

赞 (1)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