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is-824)地产大佬留下的创伤,终究要一点点包扎上

地产大佬留下的创伤,终究要一点点包扎上
壹地产
几天前,一个名为朝阳慈云寺危改小区二期的在建工程被挂到了阿里拍卖网上。评估价32亿元的项目,起拍价不到23亿。
这栋9年前开始建设、4年前开始停工的烂尾楼,更为熟知的名字是中弘大厦,主人是退市的中弘股份的创始人王永红。
要完成工程续建,修补好这块富人区的伤疤,其中蕴含的难度,都被概括成了特别说明中的一句话:
因在建工程情况复杂,相关问题应由竞买人赴相关主管部门核实情况。
1999年,一直做国际工程承包生意的张健熬出头了。snis-824他和几个朋友一起出资成立了三能达置业公司,自己做起了开发商。第二年,他们拿到了朝阳区慈云寺西南角这块地,开发起了危改项目东区国际公寓。
等到三年后项目一期动工时,一千多套房子,没用两年时间就卖出去了90%。
2011年,三能达因为和银行的债务纠纷,被冻结财产。4月,中国最牛的洗车仔带领他的中弘集团出现,以债务重组的方式收购了三能达全部股权和债务 。第二个月,中弘的人就开进了项目7号楼和8号楼的会所。
中弘拿下的,是慈云寺西南,占地两万七千平米、规划建筑面积八万一千平米的土地。为处理债务问题,中弘一共掏出了7.2个亿。这里即将崛起的,就是中弘大厦。
这次收购前,中弘老板王永红用在常营囤的600亩庄稼地,开发了北京像素,据说,他一口气赚了五六十个亿。
回头看王永红在北京的所有投资,他是唯一一个全仓商住的开发商,北京像素之后,中弘大厦可以算是中弘唯一的优质资产。
如果时间在此停滞,王永红会是一个成功的开发商。
他的江西老乡、气功大师王林,通过空盆来蛇等绝技,让他不可思议地拿到了借壳上市的批文。买了私人飞机,建了私人会所,跟着《金陵十三钗》剧组一路从新加坡到纽约,用大半年时间,追求到了韩熙庭女士。
中弘后来的商业剧情,无厘头到了极点。
王永红从万达挖来了一票高管,对着这些人,他曾说出自己的心愿:
玩一些高级的东西;要超过王首富。
跟随王首富的步伐,中弘去长白山新奇世界,到西双版纳拿了十万亩土地。
不知道王永红眼里的高级到底是啥,snis-824但他一会儿要收购老牌高端旅游公司A&K,一会儿又要收购美国最大的养老地产公司布鲁克代尔,定金都交了,公司的人回头看了看公司的账户,就终止了交易。
后来,等到股神徐翔归案,人们才知道,每次中弘股份抛出手游、海南填海、影视这样的新概念,王永红都在减持套现。
坑完楼市坑股市的,王永红真是独一份。
2017年年底,王永红给所有股民上了一堂金融课。他瞒着董事会和股东,授意财务总监刘祖明向海南新佳旅业转了61.5亿的巨款。他要买下新佳旅业手里的半山半岛项目。
这次,王永红赌上了一切。当时,有朋友告诉子姨,因为当年的商住限购政策,公司的现金流接近断掉了。这笔巨款,几乎是中弘全部的现金了。钱去了哪里,一直是个问题。
几个月后,王永红遁走香港。
接着,中弘股份发布的公告,就全部围绕着几个固定内容了:
股权司法冻结;高管离职;债务公告。
这样的公告,直到中弘股份以“第一支仙股”的身份退市。
如果记忆足够清晰,你会记得那几个月的时间里关于中弘股份的魔幻往事。
包括华融、中融信托在内的多个金融机构、公司仍然试图在挽救这家公司,直到赖小民倒下,王永红头上最大的一片云彩散去,机构们才知道无可挽回。
停牌的前一天,仍有数百万的资金在买进。snis-824退市已成定局的最后一天,中弘股份的成交额是:
5739万。
王永红留下的,是27万股东的惨痛损失,几十个金融机构的寝食难安,114.6亿元的未清偿债务,无数想要退房的买房人。
即使按照32亿元的评估价,对中弘的未清偿债务来说,也是九牛一毛。一个债权人看到中弘大厦拍卖的消息后说:
那又怎样。
每一个失败的商业案例背后,都是血流成河的故事。卓达如此,中弘亦如此。
退市三天后,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来到中弘股份的办公地点,问办公人员,自己手里有8万股股份,
还能卖吗?
卓达集团的杨卓舒是在病床上接受审判的,他留下的,是20几万投资人将近1600亿元的涉案金额。
朋友说,中弘有个养老社区本来要推出,但最终随着公司的沉沦再无下文。王永红已经想好了名字:
红熙社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98资源窝 » (snis-824)地产大佬留下的创伤,终究要一点点包扎上

赞 (1)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